超山景区

景区景点

北园:宋梅亭
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9-06 04:43:01 点击率:

6364011214359439944239191.jpg

宋梅亭建于民国十二年、公元1923年。这年,著名书画家周梦坡先生受画家、余杭籍人士姚虞琴先生所邀,与塘栖文人王绶珊等人共游超山,见报慈寺香海楼前环植老梅十棵,感到非常好奇,非常珍贵。于是他们在宋梅旁边一座小亭同年3月,吴昌硕先生来到超山,为宋梅亭撰联

1923年12月底,宋梅亭落成之时,名家云集。周庆云撰写亭碑,吴昌硕画画。报慈寺主持正法禅师便在香雪楼摆好纸墨,吴昌硕先生以梅之神韵作《宋梅图》,后勒石“宋梅小影”一幅。吴昌硕先生春天所撰楹联及周梦坡、马一浮、姚景瀛等人所作共七联也刻上亭柱。亭四周的石柱上镌刻七幅楹联,妙词佳语,更为梅林增色不少。楹联中最吸引人的是吴昌硕书写的一联,联语以石鼓文写成,语句古艳而深沉,字迹朴茂雄健:

    鸣鹤忽来耕,正香雪留春,玉妃舞夜;

    潜龙何处去,有萝猿挂月,石虎唬秋。

吴昌硕是超山的常客,对此地的地理环境、历史典故极为熟稔。在这副楹联中,他把超山的传说胜景都融汇进去了。上联讲到鸣鹤。因超山西南有黄鹤山,传说仙人王子安从湖北黄鹤楼而来,驾鹤途经此地,故将此山名为黄鹤山。元代画家王蒙曾弃官隐居这里,自号黄鹤山樵。吴昌硕欣赏这优美动人的传说,又仰慕王蒙脱俗超凡的人品,就把这典故写进去了。接着讲超山的梅花正挹香吐秀,把春色留在枝头,玉雪醉春,如同美人杨贵妃在彻夜起舞。

下联从超山有水旱两洞说起,相传曾有黑龙居之。作者大胆设问,潜龙何处去?剩这明月下猴子戏耍萝藤下,山顶处石虎咆哮添秋色。吴昌硕先生诗词功底深厚,经过他的艺术夸张,把超山写得情景交融,美不胜收。其中”,有“虎”“啸”两个读音,这里念“啸”音,是“叫”“咆哮”的意思。

除吴昌硕的楹联外,又有钮衍写的一副楹联:

    几度阅兴亡,花开如旧;

    三生证因果,子熟有时。

 此联对仗工整,含意隽永。它借梅花和梅实构成一联,极为巧妙。联意说,历朝历代几度兴衰都如过眼烟云,唯有这株古梅盛开如故,它才是历史的见证。人的三生(前生、今生、来生)无不验证着因果报应。按佛教轮回之说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因此,联意含蓄地说,栽下的果树总有果实成熟的时候,善耶,恶耶,都会得到相应的报答,借花喻世。

杭县文人王体仁也写下一副楹联:·

    带水接西泠,其地恍分三竺胜;

    流风忆南渡,当年犹剩一枝春。  

作者带着感伤的情绪在说:运河的水啊,连着孤山的西泠,恍惚看去,超山的上圣殿、中圣殿和大明堂,亦如西湖的上天竺、中天竺、下天竺,都是名山胜景啊,可怜南宋王朝太无能了,遗存下来的清名高节都已看不见,仅留一株品格高尚的老梅可让人凭吊。    ‘

书画家姚景瀛也写下一副楹联:

    腊雪不沾墙下水,

    冻梅先袒岭头枝。

这是集唐代诗人李商隐、罗邺的两句诗凑成一联。这些诗句原非咏宋梅之作,然而经过姚先生的移植,不但把傲寒怒放的梅花赞美一番,而且将自己不畏强暴、孤芳清高的品性也蕴含其中了。

其他几副楹联也各有千秋,录在下面供欣赏:

    胜景压皋亭,有人如白石化虹,吹彻几番横笛;

    溪根遗宋室,此地与孤山放鹤,同留千古幽香。

这是吴昌硕之子吴东迈所撰写。他将超山与孤山相映衬,流露对南宋亡国的遗恨。战乱不息的20年代,此联有着深沉的历史感。

另一副是马一浮所撰:

    与林和靖同时,高风在望;

    问宋漫堂到处,香雪如何。

署名蜷翁。其时,国民党南京政府多次请马一浮出任要职,均遭严词拒绝。他长期居住杭州,是名闻全国的大学者。楹联中的宋漫堂,是大明堂的古称。马一浮借梅花自喻,表达了不与反动政府同流合污的崇高气节。

周梦坡是建亭发起人,他也撰写一联:

    与孤屿萼绿花,同联眷属;

    剩越山冬青树,共阅兴亡。

周梦坡是吴兴南林人,以经营丝盐为业,他的墨迹遍布浙东名胜。在这一楹联中,他把超山的宋梅与孤山林逋的古梅、绍兴唐珏的冬青树连在一起,仿佛在说,花卉也有品性,哪怕世事沧桑,它们也是不会沉沦的,透露出作者对历史的深深哀怨。

宋梅亭中几副楹联,虽寥寥数语,却洞幽烛微地点出了梅林之景观,融自然美与人文美于一体,细加品味,更使人驻足流连,不忍离去。

这些宝贵的楹联在“十年动乱”期间险遭砸毁,靠超山林场工人用水泥封糊,才得以保存下来,也算是“劫后余生”吧。


玩转超山

联系我们

  • 电话:0571-86311228
  • 传真:0571-86311688
  • 邮箱:
  • QQ:
  • 微信:cstour123456
  • 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塘栖镇超山村小白线

关注我们